周子瑜道歉了,我看了她的影片一遍,然後不敢再看,覺得自己無法承受,將徹夜不眠。
若我不寫出來。
若我不寫出來,我必將徹夜無法入眠。

在我告訴你為什麼我無法睡之前,我想先跟你介紹幾個角色,因為接下來你會不斷看到這幾個名字,希望能幫助你快速地了解他們是誰。然後我希望你也許有一個微博帳號,這樣你可以跟著這篇文章中所提及的幾個脈絡,自己去看去搜尋去走一次,自己張大眼睛去看一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周子瑜,今年十六歲,韓國現在當紅女子團體TWICE的成員,台灣人。

JYP,韓國三大經紀公司,周子瑜隸屬的公司。
揣寶,中國工商註冊持證經紀人,負責安排中國安徽衛視春晚節目。
黃安,無須多介紹了。

1/13號,星期三下午下班離開辦公室關電腦前我瞥見一條新聞,大意是黃害得周子瑜遭中國大陸經紀人揣寶退節目,取消至安徽衛視春晚節目演出。
我點進去看了,一方面是想關心一下這件事,一方面是覺得怎麼會有人叫揣寶這麼逗的名字。那則新聞的內容為,因為黃舉報周子瑜支持台獨,中國安徽衛視春晚節目於是取消周子瑜及其團體整個演出,負責人揣寶單方面終止合作合約並要求退還訂金。我不關心黃也不是周子瑜的粉絲,使我感到好奇的是,台灣媒體發表的新聞上轉載了那位揣寶先生的微博上所張貼的貼文。揣寶先生把他自己和JYP經紀公司駐中國分部的負責人對話貼上微博,內容大意是,JYP拒絕退款的要求但是放軟姿態地希望揣寶先生能以其他方案重新考慮,而揣寶表示沒得談。我直接搜索了他的微博,直接看本文:(此文已刪,但已留下許多媒體截圖。揣寶微博可點)

1.jpg 

2.jpg 

3.jpg 


看得出來,揣寶先生想要表達的是,他曾經想要好好善了(以他覺得合理的方式),但是JYP不肯照辦,於是他憤怒地宣布退TWICE節目的消息,放上網和JYP撕破臉,但同時他選擇了一個非常聰明的表達方式,他喊出一句我不知道是不是他發明還是存在已久的口號,他說:

國家面前無偶像。

我第一時間看到的反應是大笑。
當然我沒有想到那天晚上當我追著事件看著它在微博發酵的時候,我會看到多少中國網民轉發引用這幾個字,以及所有相關的連結意義。

揣寶先生的怒發文重點在於,退節目這件事情關乎國家利益,而且他要公開工作時對話內容來證明他的行為是正確的,周子瑜和她屬於的女團絕對不可能出現在他策劃的安徽春晚節目之中,因為周子瑜是台獨。1/13,下午六點多,我關上電腦回家。

退通告?誰知道他是為了甚麼退通告?誰知道他是不是敲到了更大牌的來賓,本來就想退通告卻礙於合約不能?只是剛好搭上舉報風波的順風車不但如了願退了通告還可以一毛不賠,多爽快!我當時開車回家的時候是這樣想的,但後來當我重新再看、再蒐集新的資料的過程裡,我突然發覺其實事情不只這樣,並非如此簡單。

回到周子瑜。她為什麼是台獨?

十三歲就去韓國受訓當練習生,現在十六歲出道距今還不到半年的小菜鳥,怎麼可能自己挑戰這個主題,那這個帽子是怎麼扣上去的?

喔,是黃的緣故。

黃為什麼說周子瑜是台獨?台灣媒體說因為黃指稱她在節目上揮舞國旗。

我貧弱的記憶提醒我,好像在很久之前有聽到周子瑜在綜藝節目上揮舞了國旗這件事情。也是台灣媒體歡天喜地告訴我的。
但是那好像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是我記憶錯亂了,還是哪裡出了問題?

然後我去看了黃的微博。(我不想轉發也不想截圖更不想引用,但我覺得看原版資料是重要的,可以自行搜尋
。)

周子瑜揮舞國旗的舉動是去年十一月時發生的,黃本月公佈了一個網友的私訊,表示該網友是周子瑜的粉絲,他去年十一月就曾舉報過周子瑜的舉動,但因為粉絲來信求情,因此他主動刪了舉報的微博;為什麼事隔幾個月他又突然一口咬定周子瑜呢?
他的微博是這樣告訴我的,另外幾則跟周子瑜有關且一起同時出現在黃發文中的角色還有:蔡英文、三立電視台、自由時報。黃的邏輯論點一是來自蔡英文去年十二月時的發言:台獨已是年輕世代「天然成分」,如何凍結?(可點)。蔡英文認為台灣年輕一代對於自己主權獨立的認知很清楚,黃指周子瑜不滿16歲,百分之百就是蔡英文口中的年輕人,所以她百分之百就是個台獨;黃的第二個論點就是,猛力報導周子瑜為台灣之光的媒體都是(最常攻擊他的)綠色媒體,所以她肯定就是有台獨背景後台。

我知道你看到這裡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說這是哪裡來的荒謬劇演員;或者感到非常生氣。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我覺得這些一點都不重要。黃和他的論點他的邏輯他的一切等等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再次〞指控周子瑜的時間是1/08,中國微博上掀起軒然大波的時間是1/13,這中間有五天的時間,以新聞即發性的時效來說,他的舉報在網路無國界的時代,如果能夠造成巨大影響早就發生了,

在中國最大的社群媒體微博上掀起巨大聲量反應是在揣寶發文1/13之後才開始的。但1/13那天晚上當我回家後,觀察一篇又一篇的中國網民憤怒發文之後,發現真正拔起淘淘大江之栓掀起無盡洪流的人不是黃也不是揣寶,是那個JYP的中國負責聯絡窗口,他才是那個綁著三層炸藥然後開著巨無霸石油車直衝起火區的人。你還記得上面對話截圖最後一句他說甚麼嗎?他說:JYP不能在台灣和中國之間做選擇。

不是黃的舉報也不是JYP不退訂金讓中國網民憤怒,當然更不是周子瑜十一月揮舞台灣國旗的舉動,那原本就是很小的一個電視節目的橋段。而是這句話:「JYP不能在台灣和中國之間做選擇」,1/13當揣寶一公布對話內容之後,幾乎所有當時的轉發全部一面倒地同聲疾厲譴責這句話,大家同仇敵愾地要JYP滾出中國,『我們幫你選擇』『這是根本不能成立的選擇題』等等發言,出現最高頻律的#標記詞一個中國、國家面前無偶像,1/13當晚我無法專注於原本應該寫的稿子,而是無可自拔地在電腦前親眼見證中國社群媒體上快速滾動生成的集體抗議,當晚搜尋第一名的關鍵字不是周子瑜也不是揣寶更不是黃(我覺得就是台灣媒體非常愛他,非常,因為他激起台灣人情緒化對立效果一級讚!),而是JYP。這個韓國經紀公司在一個晚上幾個小時之間迅速惹毛了許多中國網友,當然第一個萬箭齊發射向的箭靶就是周子瑜。

所以,不能在台灣和中國之間做選擇這句話對中國來說,為什麼這麼該死?這代表了甚麼?


1/13晚上九點,JYP意識到中國的反應有點超過他們的想像,於是發了一篇聲明稿,內容分為好幾點,周子瑜才16歲甚麼都不懂,公司沒有任何立場,即日起停止TWICE在中國的活動。我看到聲明稿的時候,大約十點, 一個小時間該則發文底下的回應ˇ已經破十萬。扣掉情緒性的重複回應、網軍戰術操作打個折吧,那也是約上萬多篇自發性回應,各個情緒激昂慷慨,措詞激動,我一邊看著一邊非常努力地試著理解他們,去理解他們的憤怒。JYP於1/13晚上九點所發的聲明完全被中國人打槍,底下有人用韓文寫還附上中文翻譯,叫其它網友原文轉發:『南韓是北韓的,我甚麼都不懂我才十六歲。』蓄意挑釁 JYP。

這憤怒一個晚上之中越滾越巨大,而我像是不小心闖入結界,披著哈利波特斗篷隱身站在一旁看著,火不往我燒,但我覺得自己眉毛竟有點焦了。

中國網民有人翻牆截FB的畫面,有人回嗆台灣人十六歲都敢反課綱了,裝什麼小:『我一歲就知道台灣是中國的,十六歲說甚麼不知道。』我必須左手壓右手才阻止自己在底下回:『那你知道六四嗎?」誰知道呢?他們真是各種團結和旁徵博引,也許他們真的知道然後有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六四釋義。我選了幾個看起來比較不像網軍帳號的戶頭點進去看,我看到這些年輕人(每個國家的網民都是年輕族群)就是一般的年輕人,很正常的,放假會出去玩耍、買了新奇東西會一起自拍個不停、會追星、會說點白癡笑話。『台獨就去台獨,不要一面喊台獨一面又來這邊賺錢。』很多很多的回應這樣說,他們集結的憤怒看起來像是有很大很大的委屈。而我竟感覺到那是真摯地委屈。怎麼會呢?然就某種角度來說,我能試著想像那個委屈的生成由來,而我對這點也同樣感到吃驚

1/13午夜,我從喧嚷鬧成一片的微博切換回到Facebook. 什麼事情也沒有,萬籟俱寂。而我像是剛剛完成某種奇異旅程的人,張口結舌想要講點甚麼卻甚麼也說不出來,看看四周,大家好像並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有我獨自穿梭了一個來回。我跟哥哥說,我們沒有別的路了,我們只能想盡辦法讓自己強大,而且不只會說中文。哥哥聽完我說後很篤定地猜,明天一定會有一些台灣媒體報導來操作選情;我說,不會,最讓我覺得冰冷的是,沒有人關心。過去的我也不關心。

1/14早上,一早我迫不及待地打開FB,萬籟繼續俱寂,大家繼續打卡發照片又吃了甚麼,又喝了甚麼,各自關心各自的陣營,轉貼文章,或文青或露骨地繼續鬥繼續用力互毆。沒有人聽到昨天晚上開始有數十萬人短時間內聚集一起怒吼:台灣是中國的!


大家都太忙了,頂多跟著有簡略或者美化所有事情的台灣媒體新聞隨便理解一下,笑一笑:『他們就是玻璃心啊!』可是我笑不出來,我聽到那個怒吼的音量了。我聽到他們說這是攸關〝國家利益〞的問題,他們的每一則回應的每一個字都逼使我去想我的國家利益在哪裡?不是JYP也不是周子瑜,而是我,我的底線在哪裡?

1/15晚上,台灣出生長大的子瑜道歉了,拿個稿念,說自己是中國人,只有一個中國。JYP的老闆道歉了發了聲明稿,沒有證實過的消息說到該公司股價已蒸發了好幾個億,無法選邊站從來就只是個誰也騙不了的虛幻泡泡謊言。台灣的Facebook終於有了反應,反應得氣憤填膺,還要罵一下當漢奸的,還要秀一下受委屈的,還要高聲呼喊抵制韓國,好像換了個國家的經紀公司就不會在乎幾個億這樣。

好像你以為這個選擇題只會發生在明星身上一樣。

好像你沒想過這怒吼:『台灣是中國的!』是對著你吼的這樣。


我們都是周子瑜。

我們居然讓一個16歲的未成年人被重 覆  重 覆  重 覆   踐 踏 了,卻還未能都明白這件事情,我無法睡。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07 Thu 2016 12:28
  • 冰箱

2016新年的第四天,終於選定了家裡要買的新冰箱是哪台。
扣除之前不斷作功課、研究、跑店家的時間,又花了一整個晚上和媽媽一起蹲在電腦前比來比去比上比下看到一個天荒地老。


選擇冰箱過程比皇帝選妃還麻煩。品牌滿意的尺寸塞不進;尺寸合宜的設計不合乎使用習慣;內容格局剛好的卻不符節能要求,
這中間還必須意志堅定頭腦清醒地與各家五花八門的宣傳介紹纏鬥過招:
東家主打LED燈照蔬果可照到維他命上升(這是一個搭電梯的概念嗎?)、西家說可急速冷凍到底是有多急?還有南北家的強化玻璃和除臭負離子否施政有感無從得知,各派路數皆有自家絕技,虛實難辨。

母親大人向來是個把兩...不,是把五分鐘當成一分鐘在過的人,
劍及履及不是她的處事風格形容詞,而是內化進入她細胞層的DNA名詞。
最初的時候她說想買冰箱,我說好,讓我做一下功課,她說做甚麼功課,太麻煩了!直接去現場看就好了。
『十八年前那時候也是直接去看直接去挑的啊!』
是的,十八年前,
歐元都還沒有統一歐洲貨幣的時候,老冰箱(當時是光鮮亮麗小鮮肉)就駐進我家廚房開始辛勤服役了。十八年過去了,世界改變了好幾輪,蘋果現在不是水果是3C,連全球海平面都上升了,我們家冰箱終於得退役了。

然而老媽一心期待可以快速解決的〝現場〞 也不存在了。

『我幫妳上網看....』『別別別別。』話都沒說完被老媽連聲否決。
『為什麼?可是現在實體賣家沒有那麼多存放的現貨可以看啊。』
『妳沒去看怎麼知道?網路我又看不見,萬一送個壞的呢?萬一.....萬一......』抗拒網路購物的老媽有許許多多在二十一世紀聽起來很老派荒謬的萬一。

那些萬一用一種含蓄的方式告訴我,
她喜歡的是那老派卻並不荒謬,人與人之間可以彼此依存的信賴。
小老百姓買家可以直接看著賣家老闆的眼睛進行交易,相信自己不會被坑不會吃虧,
因為老闆當著妳的面拍胸脯保證有問題他馬上到府服務,而且他也真的能說到做到。


十八年後的眾生都沒有臉,只有圖像大頭貼,一切的溫度都躲在螢幕後面,
冰箱也躲在螢幕裡面變成一張一張的照片,搭上絢麗的圖文說明,
每個消費者都要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將之3D立體化,想像實感,除了價格一切虛幻。

我知道我是對的,但還是選了一個周末plus一個周間的晚上,載著老爸老媽一起跑大賣場和百貨公司,去看現場。
現場果然貨品有限,大賣場勉強放入了三家不同品牌,
百貨公司寸地寸金,根本只有兩台站衛兵充場面。
即便如此,還是花掉兩個珍貴的夜晚。
『妳不是很多事嗎?』我們空手而回,媽媽對開車的我說。
『對啊,很多事。』我說。
我們去看了個心安。


回家回到電腦面前繼續做功課,母親大人開始接受可以一次看二、三十台也不嫌多的網路購物平台,於是母女倆同盯著一台電腦,彷彿男人盯著足球賽目不轉睛。
只是龜毛者恆龜毛,明快者恆明快,
不愛囉唆的母親大人於過程中幾度受不了女兒的糾結和求好心切,想速速了斷都未能如願,
三個小時之中在不斷開新分頁的轟炸下數度崩潰大喊:『不要看了啦!花太多時間了啦!』
不過我都沒有放過她,堅持要多比較,
畢竟認識三十多年,我知道她可以很快決定有時也很快後悔。
喔對,她中間還一度說:『隨便選的我都用了十八年了,選這麼仔細是要用多久?人都不在了!』當然自暴自棄這招也是沒有用的。

有個瞬間,突然看到一台不錯的,她萬分欣喜:『就這台啦,就它就它!』
可是我沒有查過這個牌子的評價ㄟ。』我還想摸敵軍的底,但隊友已經迫不及待宣布投降:『都差不多啦!就它就它!』
『妳讓我查一下。』『不用查了!就它就它!』媽媽開始用唱嘻哈副歌的方式跳針重複:就它就它,就它就它喔喔。
我手刀立刻查了一下:『有人說這牌子用沒多久就會變得很吵。』『............』就它就它嘎然而止。『妳要一台很吵的嗎?想清楚哦。』『..........』
媽媽默默回座,發現革命路遙,同志仍須
努力。

2016新年的第四天,帶著量尺在電腦和廚房之間奔波,
終於選定了家裡要買的新冰箱是哪台已是午夜時間。
媽媽睏到眼睛都快閉上了,終於可以安心上床睡覺。

『唉呦,我想換個冰箱都想一年了。』『我知道。』
『終於搞定了,謝謝妳呀,花了妳這麼多時間。』
『不客氣,媽媽。』

真的不客氣,媽媽,
甚麼也沒有的女兒能給最珍貴的只有時間了。

十八年才能遇上一次,是我的榮幸。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61627_n

 

在哪:56 Brook Street, London, W1K 5NE

必須電話預約:020 7399 6902

價格:學生5鎊,一般社會人士12鎊。(含洗髮。)

(好的,趕時間的人看完上述資料就可以去電話了。)



來倫敦一年多,只剪過兩次髮。

第一次免費,在高級的Covent Garden的高級髮廊裡,

剛好遇到一位設計師準備升級考試而進行髮型模特兒招募,

通常這樣的設計師都不會是全然菜鳥,只是經驗不足。

當時想把長髮修短一些及調整自己手殘剪壞的瀏海,整體來說變動不大。

不過那位賽普勒斯來的設計師非常細心,中間還一度叫我站起來剪…XD…,

剪的時候長官也會晃過來探查情況。

 

第一次的倫敦免費髮廊初體驗結果很讓人滿意。

只可惜如此好康無法天天有。



第二次剪髮原本應該發生在夏天之前,可惜波折了一下,

等我再有時間處理一頭無法無天的亂髮時,都秋天了!

London Sassoon Academy不是什麼高級髮廊,它就是所學校。

一切陳設都非常簡單,但一杯熱咖啡還是會端上給客人的。

 

設計師都是進修中的學生,

想剪什麼樣子都可以依客人的需要為主,

過程裡會有指導老師隨時盯場,甚至出手示範。

而因為沙宣的名氣很大,學生們有可能是從世界各地來進修的,

像這次我遇到的就是來自韓國的設計師,非常年輕,

但也是仔仔細細,一根髮都想要搞順它的個性。

當天還有另外兩組設計師是亞洲人,

日本和香港(?),也都是有經驗的學生。

 

第二次剪髮的變動比較大,按照我想要的,
 
把長過胸口的長髮喀嚓喀嚓剪短至肩,

還成功地建議我改變原本的瀏海構想,變成修飾臉型的前髮。
 
最後整體結果比想像的更滿意。(灑花)


在倫敦只花五鎊,就把頭髮弄得乾爽漂亮,實在不能要求更多了。

開心推薦給大家噢!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4-06-09-21-14-15_deco

 

 

這篇原本是寫給和朋友分享的心情。


不過想起自己當初沒有半點經驗值可以參考的情形,

我想現在趁著能夠說點甚麼的時候,

一點點的分享對於未來考慮來英國唸戲劇和劇本創作的朋友們來說,

應該多少有助增加概念吧!

在我決定出國唸書唸劇本創作以後,發現身邊來英國唸劇創的人是零。

大部分來英國的劇場朋友,不是表演、導演,就是理論研究為主。

唯一認識的,是曾在美國讀劇創的朋友。

曾經聽她分享過一些些心得,可是無法想像英美MA課程和大環境風格之間的異同。


於是我就這樣傻傻的來了。



來這裡讀了戲研所才發現,真是無比刺激。

學校上個月逼我們交出畢業劇本的片段,九月才要交的本,五月底就逼你交片段,

為什麼呢?

因為在今天,按照學校為所有劇作家研究生規劃的,

請來倫敦劇場專業的導演和演員來為你讀劇!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全系聯合呈現和許多作業截稿日。

你可以想像我們被逼著榨出了多少東西!……每天都在跳謝金燕的逼逼逼逼……)

 

不是隨便讀一讀然後給意見那樣,而是以演員和導演的角度,

提問、推敲、討論、理解劇作家的想法,然後再讀,再修正,

一次一次調整到大家都覺得很好,

最接近劇本想法的狀態。然後,明天要系上呈現給主修老師和其他老師看。

我只給了一場戲,我們弄了一個小時半!


讓倫敦當代劇場專業的導演和演員來為你讀劇!心情如何?


我只能說,真是高潮了!



今天和小天才安笛在樓下等著的時候,他有點緊張的問我說:緊張嗎?

我說:是。

是說如果連寫作速度超快,

文字永遠富有美感和韻律(他可以一直在舞台上瘋狂押韻押很久),

大學就成立自己的劇團公司巡迴,

今年夏天已獲邀去愛丁堡藝術節演出(是,就是他的可愛押韻詩劇。)的

小天才安笛都有點緊張的話,

那,我睡五個小時不到就自動驚醒,從早到中午吞了兩大個三明治都不知道味道;

等待的時候一直錯覺以為在等著看牙醫(牙醫表示:關我屁事……),

好像也只是剛好而已。


明天不知道會怎樣,但我真的很享受這一切,包含我的食不知味。


P.S:(照片中Arts Educational Schools London,是我們今天讀劇借的場地。

一個隨時會有帥哥美女從你身邊唱歌,跳舞轉圈走過去的藝術學校。)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inamerica  

 
(圖片取自網路,編輯by布蘭加)

 

 

去年剛來的時候,立刻面對湧來的課程,一時有點忙亂。

等到一切都安頓之後,才開始飛奔向倫敦的劇院。

〝Chimerica〞就是那時候看的戲。

我先是在報紙上看到斗大整頁的五顆星廣告(如左邊下圖),

但說真的,實在無法從那個主視覺中嗅出一點點到底這齣戲在演什麼的想法。

如果不是兩天後在課堂上,聽見老師和同學分享推薦它,也許就錯過了也不一定。

看戲前只知道:

1.〝Chimerica〞是一齣和天安門六四運動有關的戲。

2.這是一齣西方劇本和製作的戲。

 


於是我當時有了自以為的先入為主的兩個想像:

1.它是不是沉重地討論天安門六四運動的戲?

2.它會不會有西方國家對華人先入為主的刻板詮釋?

 

結果不是我想的那樣。所以它好看!

 

Lucy Kirkwood寫了六年才寫出〝Chimerica〞果真不是蓋的,

任何牽扯上重大歷史痕跡傷痛的題材都不好寫,

六四在〝Chimerica〞中的存在就像一個無法令人忽視關鍵角色,

但卻不只是聚焦在它身上挖傷口,而是比重均衡地穿針引線帶出一個完整的,

劇作家Lucy Kirkwood自己架構而出的故事。

透過劇情,拉出六四之後橫跨美國和中國數十年來的變化,

因此顯得格局更大,

Lucy Kirkwood並沒有用力地批判或者狹隘地透過這齣戲來控訴什麼,

也沒有灑狗血的橋段,

她只把歷史的篇章放進戲裡,觀眾自有公評。

 


當我坐在劇院裡面看戲的時候,

看到一張張六四的歷史照片用多媒體的方式重現的瞬間,

真的有種雞皮疙瘩豎起的感覺。

 

那時候我還很小,我還記得爸爸嚴肅盯著新聞看的表情,

我還記得電視上外媒在天安門廣場上偷拍鎮壓的混亂畫面。

我希望一直都記得這些。

 

寫給六四。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