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莫名地突然醒了。

一時之間恍恍惚惚,不知今夕是何夕。

跑去地上的瑜珈墊上躺了一會兒,冰冰涼涼的,很舒服,卻是真正地醒了。

猜想也許是接近清晨了,又一次早起。拿起手機來一看,大大的2閃著,才兩點,

說早起也太早了,說失眠也不盡然正確,也不知道是在過哪一國的生理時鐘,

音樂和冷氣都停了,安靜的屋子有一種淡淡的陌生感,

睜著眼起身倒回沙發,抄起看到一半的散文集,

把腳掛在沙發背上,頭下腳上,像隻回巢的蝙蝠倒掛在枝上,開始我的夜讀。

 

事實證明,只要手裡的那本書夠有趣,就算沒有睡意也沒關係;

沒有音樂也沒關係;沒有伴也沒關係,

愉快的夜讀時光讓我半夜裡吃吃笑個不停,應該驚擾到不少路過的蟑螂或者阿飄。

(蟑螂:這女瘋了吧?半夜一個人笑屁啊!)

(阿飄:她本來就瘋的啊。)

 

書快接近尾聲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幾點,睡意再度來襲。

醒來的早晨,我把它看完了。

然後想念起昨夜那彷彿一場不可告人的秘密的夜讀。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