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2392.JPG  

 

 

很累很累的時候,

我就把旅行的照片拿出來看。

回味一下那時當下的快樂放鬆,也給自己一些新的動力。

(....賺‧錢‧去‧旅‧行!(握拳))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心誠意地說,逛街是宅女與社會接軌最直接的方式之一。

而且其重要性不亞於幫陌生人指路,

和下樓到便利商店買東西的時候跟店員聊天兩句。

去街頭晃晃,到賣場走走,看看最近流行什麼,

發現一些好玩的事情,是宅女如我偶而為之的休閒娛樂。



那天晚上果真遇到一個特別的品牌。

紐約來的〝氣味博物館〞!


IMG_4611.JPG  

 

IMG_4605.JPG  

 

敦南誠品地下樓層,不大不小的佔地,

清一色純白的設計搭配黑色字體,

架子上擺放排列著規格一模一樣的玻璃瓶子,

不太像圖書館,反而彷彿是學校裡面某間科學研究室,

一時之間還真搞不清楚到底是賣什麼的。

 

IMG_4600.JPG  

  

 

結果他們是賣香水的。

不是很意外的結論,但內容卻相當有創意。

他們賣各種一般正常香水品牌有和沒有的味道,

分門別類,花香、果香不在話下,

大麻、蚯蚓、寶貝爽身粉...雖然莫名其妙但還可以想像,

生日蛋糕、黃瓜、馬丁尼、西瓜棒棒糖...是用來聞梅止渴的吧!

真正超過的是有些無厘頭到

你看到第一秒除了〝蛤!?〞之外不會再有其他的想法,

比方說下面這個:

 
複製 -IMG_4598.JPG  

 

想像一下這個對話:

『你今天噴了什麼香水啊?』

『整枝剪刀。』

『什麼?』

『整枝剪刀。』

『.....』 

 

是不是,叫人要怎麼聊下去!?

聽起來很像整人玩具,

但它千真萬確是噴在身上的香水,而且還挺好聞的噢!

聞起來像是混合著雨後草香和玫瑰花開的味道。

經過店員解說才知道原來這支香水的設計想法是取自

園丁修剪玫瑰花園時使用的園藝大剪刀上頭所殘留下來的味道。

IMG_4602.JPG  


很妙哉。
 

 

在這裡你也可以順利找到送給劈腿伴侶的禮物:

IMG_4607-1.JPG  

 

覺得按照名詞來區分味道太無聊了?

它們還推出各種情境香水,讓人按照狀況看著噴,

有的相當令人害羞:

複製 -IMG_4604.JPG  

(註解很明顯一點都沒有害羞的意思....)

 

還有天上V.S人間組:

複製 -IMG_4599.JPG  

 

後來要走了時候,店員熱心地向我預告說:

『不久知道我們會再進一款〝抓猴〞(台語)喔!』

『〝抓猴〞(台語)?』我拉高分貝難以置信地問,

『抓猴〞(台語)!』

忍不住心裡暗自佩服想著這品牌也太迅速融入在地了,

真是太有創意了!

店員繼續說:

『不過〝抓猴〞(台語)就不是紐約的牌子,是從日本來的。』

『嗯?....』(所以有創意的是日本人?)

『我先偷偷拿給妳看好了。』店員興致勃勃地跑去打開櫃子,

低下身忙了一陣子,然後拿出一包....

牙膏!!

然後接下來他巴拉巴拉說什麼我其實都沒有在聽了,

只能強忍著仰天大笑的衝動拎著包包和書,

冷靜地並優雅地離開現場。

 

IMG_4609.JPG  




※ 與本文幾乎沒什麼相干的後記:

隔天早上聽晨間新聞的主播說:

『北縣某家工廠因為〝泡芙〞而引發大爆炸。』

『蛤!?』大傻眼並且轉頭看向電視的瞬間我看到字幕寫著:

爆‧竹‧意‧外....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聽說颱風要來的日子,

她站在城市交通繁忙的兩條道路交叉口,四四方方的天橋樓梯旁邊,哭得旁若無人。

其實她是一路走一路哭的,一邊哭一邊抹眼淚,

明明是往家的方向前進她卻覺得茫然得像在人海之中泅水,然後遇到了紅燈,只好停住,

然後看著對面馬路倒數讀秒的小綠人,越哭越兇。

黃昏時間,人車洶湧,每輛車都像隻獸發出壓抑的吼叫低鳴,集合起來就是一種醞釀中的喧囂,

只等到燈號變色,喧囂立刻就炸裂開來奔騰瘋狂。

她站在那裡,很想往前。

往前走進那些車那些人裡面,隨便哪一台都好,夠大台夠速度夠力道就好,

把她撞飛出去,永遠都不要落下。


怎麼會這麼想死。


嚴格來說,她想的不是死,不是那麼認真的去思考之後然後想要死。

而是覺得很想把自己解決了。

想把那些拖在身上,墜在身後,永遠也甩不掉的那些黑暗陰沉鬼影和不幸解決掉,

可是既然基於某種不知名卻又不可抗拒的因素,不管怎麼努力,

這些髒東西似乎和她緊緊綁在一起、密不可分,

那麼把自己解決了好像變成她唯一的選項了。

站在十字路口的轉彎角,她用手摀著嘴大哭,淚眼朦矓。

這裡曾經是她很熟悉的地方,每個禮拜她都會從遠處的一個小鎮搭上列車,再轉公車經過這裡,

往她當時心裡認定的家去。

而此刻,她卻覺得這個地方她陌生得像是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非常想告別一切,想消失,想蒸發。

她覺得好累。而紅燈還在繼續。


上次這麼絕望的時候她還記得。

那天蹲在月台上等著列車,看著軌道,

她突然很想跳下去把自己規規矩矩整整齊齊手貼身放好在那裡。

那次正在講電話,她完全沒有多加思考地就把念頭完完整整說出來,

也沒有辦法顧及這個想法是不是帶刺帶勾地傷害了她愛的人,

因為不說出來,她怕自己就真的要跳下去了。


紅燈繼續。

眼淚也繼續。

離她最近的馬路上的一個機車騎士,趁著紅燈還在讀秒的空檔,

把車子匆匆斜放好,匆匆走過來遞了兩包面紙給她,

什麼也沒說,她哭著接下來,連好心人的臉也哭到看不清楚,

後面的太太拍拍她,問她還好嗎,爲什麼這麼傷心,陪她一起過馬路,

想不想說說?不想說哦?沒關係啦。

路人很體貼。

她尷尬苦笑,要怎麼說?

數不清的委屈和永無止盡的惡意對待,連要從哪裡開始說她都已經搞不清楚了。

抬頭一看,雲都是黑的。


進家門前,為了保命她去便利商店買了一隻甜筒,迫不及待的拆開來吃,

花生巧克力脆皮和焦糖香草冰淇淋。

曾經有人告訴她,巧克力和香蕉都是快樂食物,沮喪的時候可以吃。

想死的時候應該也適用吧。

只是這時候吃起來,除了甜膩以外毫無其他滋味。


但她還是告訴自己,甜筒是有用的,

極度渴望不顧一切解決困境的強烈意念會被舒緩,她可以捱過去的。

而颱風,也不會來的。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