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4-06-09-21-14-15_deco

 

 

這篇原本是寫給和朋友分享的心情。


不過想起自己當初沒有半點經驗值可以參考的情形,

我想現在趁著能夠說點甚麼的時候,

一點點的分享對於未來考慮來英國唸戲劇和劇本創作的朋友們來說,

應該多少有助增加概念吧!

在我決定出國唸書唸劇本創作以後,發現身邊來英國唸劇創的人是零。

大部分來英國的劇場朋友,不是表演、導演,就是理論研究為主。

唯一認識的,是曾在美國讀劇創的朋友。

曾經聽她分享過一些些心得,可是無法想像英美MA課程和大環境風格之間的異同。


於是我就這樣傻傻的來了。



來這裡讀了戲研所才發現,真是無比刺激。

學校上個月逼我們交出畢業劇本的片段,九月才要交的本,五月底就逼你交片段,

為什麼呢?

因為在今天,按照學校為所有劇作家研究生規劃的,

請來倫敦劇場專業的導演和演員來為你讀劇!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全系聯合呈現和許多作業截稿日。

你可以想像我們被逼著榨出了多少東西!……每天都在跳謝金燕的逼逼逼逼……)

 

不是隨便讀一讀然後給意見那樣,而是以演員和導演的角度,

提問、推敲、討論、理解劇作家的想法,然後再讀,再修正,

一次一次調整到大家都覺得很好,

最接近劇本想法的狀態。然後,明天要系上呈現給主修老師和其他老師看。

我只給了一場戲,我們弄了一個小時半!


讓倫敦當代劇場專業的導演和演員來為你讀劇!心情如何?


我只能說,真是高潮了!



今天和小天才安笛在樓下等著的時候,他有點緊張的問我說:緊張嗎?

我說:是。

是說如果連寫作速度超快,

文字永遠富有美感和韻律(他可以一直在舞台上瘋狂押韻押很久),

大學就成立自己的劇團公司巡迴,

今年夏天已獲邀去愛丁堡藝術節演出(是,就是他的可愛押韻詩劇。)的

小天才安笛都有點緊張的話,

那,我睡五個小時不到就自動驚醒,從早到中午吞了兩大個三明治都不知道味道;

等待的時候一直錯覺以為在等著看牙醫(牙醫表示:關我屁事……),

好像也只是剛好而已。


明天不知道會怎樣,但我真的很享受這一切,包含我的食不知味。


P.S:(照片中Arts Educational Schools London,是我們今天讀劇借的場地。

一個隨時會有帥哥美女從你身邊唱歌,跳舞轉圈走過去的藝術學校。)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inamerica  

 
(圖片取自網路,編輯by布蘭加)

 

 

去年剛來的時候,立刻面對湧來的課程,一時有點忙亂。

等到一切都安頓之後,才開始飛奔向倫敦的劇院。

〝Chimerica〞就是那時候看的戲。

我先是在報紙上看到斗大整頁的五顆星廣告(如左邊下圖),

但說真的,實在無法從那個主視覺中嗅出一點點到底這齣戲在演什麼的想法。

如果不是兩天後在課堂上,聽見老師和同學分享推薦它,也許就錯過了也不一定。

看戲前只知道:

1.〝Chimerica〞是一齣和天安門六四運動有關的戲。

2.這是一齣西方劇本和製作的戲。

 


於是我當時有了自以為的先入為主的兩個想像:

1.它是不是沉重地討論天安門六四運動的戲?

2.它會不會有西方國家對華人先入為主的刻板詮釋?

 

結果不是我想的那樣。所以它好看!

 

Lucy Kirkwood寫了六年才寫出〝Chimerica〞果真不是蓋的,

任何牽扯上重大歷史痕跡傷痛的題材都不好寫,

六四在〝Chimerica〞中的存在就像一個無法令人忽視關鍵角色,

但卻不只是聚焦在它身上挖傷口,而是比重均衡地穿針引線帶出一個完整的,

劇作家Lucy Kirkwood自己架構而出的故事。

透過劇情,拉出六四之後橫跨美國和中國數十年來的變化,

因此顯得格局更大,

Lucy Kirkwood並沒有用力地批判或者狹隘地透過這齣戲來控訴什麼,

也沒有灑狗血的橋段,

她只把歷史的篇章放進戲裡,觀眾自有公評。

 


當我坐在劇院裡面看戲的時候,

看到一張張六四的歷史照片用多媒體的方式重現的瞬間,

真的有種雞皮疙瘩豎起的感覺。

 

那時候我還很小,我還記得爸爸嚴肅盯著新聞看的表情,

我還記得電視上外媒在天安門廣場上偷拍鎮壓的混亂畫面。

我希望一直都記得這些。

 

寫給六四。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