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布絮語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悄悄地 挨近

笑嘻嘻地

拾起 我遺落的

回憶

我既驚且懼地 泛起了泉湧的

淚潮

透明的淚  沒有影子

不停歇地沖刷  失而復得的悲傷

誰 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那是國王的眼淚

只有誠實  只有承認

只有

不相信的人才看得見

朗朗艷陽下細微的那一道道

曾被壓輾過的

軌跡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1 Fri 2013 23:06
  • 禁地

 

那是一塊禁地

遠離 它

永遠 永遠 不要接近

連看也不要

一點眼神都不要給 

那是一塊滾著熱熔岩漿  流淌  

在起心動念的瞬間

體.無.完.

 

請遠遠地遠遠地 遺忘 它

遺忘關於那塊禁地和

四圍一切

更加擴大範圍地

滅絕

那些華麗失控的幻覺

在你忘記禁地之所以為禁地以先

狠狠地

用還數得出來的噩夢

切下那條封鎖線

保護好不明所以的過客

免得他們出於無知的天真驅使

靠近 你

禁地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1181 - 複製   

 

 

閃爍於前方路徑之外的星光

或許是一座一座施了魔法的牆

隔絕了現實和迷網 

誘惑著 拉扯著

潛藏之中 蠢蠢欲動的想像

 

如何定義 月亮和太陽

如何閃躲

畢竟它那麼猖狂 死死勾引著妳不放

像是不要命了一樣

時不時

用那看過一眼就不會忘的亮

狠狠地踹上一腳

補踩兩下

叫妳記得

前方路徑之外

 還有妳未曾見過的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525  


學著為自己好,為自己打算,

然後執行貫徹似乎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因為不停歇的世界的運轉總是用各種角度向我們發出挑戰,

人是可以被預測的,但人生卻不行。

怎麼會這樣呢?

真是太有趣了。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天之間突然某個時分

乾地樹林中 細長小徑上 

我聞見櫻花開了

 

開了開了  都開了

在越過山巔的邊界

滿山粉色的愛奮力占領了春

承載著斷垣殘壁  承載著那一切的冷冽

只是冰霜和風雪也壓不住時候   

時候到了 

相隔萬里的芬芳 仍那樣悠悠綿長堅持地飄落在我心上

櫻飛眾舞

好似已見卻又未見 

 在憂傷更迭間的階梯上

重新粉刷了一場  瞬間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腳腳尖 在

刀邊

鋒利的弧線 冰冷的反射光線 惦起腳尖我沒有盡頭地隨著指向

走向銀白空蕩邊界

刺痛 劃破了粉紅色的肌理 沿途滴下血

五彩繽爛

是毒 是罪 是驕傲的鮮豔玫瑰

是剝落了眼淚 是時間熬煮後青春

滾 燙 濃 烈

沿著我的

腳尖

一路碎裂 海洗了沒有終點的傻氣的劇烈的愚蠢的痛楚 

遊走於兩刃之際  腳尖

追尋  開闊之地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3837.JPG  

 

 

被秋風吹醒的凌晨   矇亮

微光

魂醒夢間  悠遊來回    

睜眼

於是獨自走進深秋  肩上那宛如僧侶袈裟的披掛 

卻是一層又一層的塵埃

腳步走過  緩緩飄落

在身後在鞋邊在我不知道看不見的滾燙石板地面

圍出一圈又一圈

波希米亞式地流浪  吉普賽人悲傷歌唱

一個人的逃亡

走進深秋  爾後看見冬陽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颱風要來的日子,

她站在城市交通繁忙的兩條道路交叉口,四四方方的天橋樓梯旁邊,哭得旁若無人。

其實她是一路走一路哭的,一邊哭一邊抹眼淚,

明明是往家的方向前進她卻覺得茫然得像在人海之中泅水,然後遇到了紅燈,只好停住,

然後看著對面馬路倒數讀秒的小綠人,越哭越兇。

黃昏時間,人車洶湧,每輛車都像隻獸發出壓抑的吼叫低鳴,集合起來就是一種醞釀中的喧囂,

只等到燈號變色,喧囂立刻就炸裂開來奔騰瘋狂。

她站在那裡,很想往前。

往前走進那些車那些人裡面,隨便哪一台都好,夠大台夠速度夠力道就好,

把她撞飛出去,永遠都不要落下。


怎麼會這麼想死。


嚴格來說,她想的不是死,不是那麼認真的去思考之後然後想要死。

而是覺得很想把自己解決了。

想把那些拖在身上,墜在身後,永遠也甩不掉的那些黑暗陰沉鬼影和不幸解決掉,

可是既然基於某種不知名卻又不可抗拒的因素,不管怎麼努力,

這些髒東西似乎和她緊緊綁在一起、密不可分,

那麼把自己解決了好像變成她唯一的選項了。

站在十字路口的轉彎角,她用手摀著嘴大哭,淚眼朦矓。

這裡曾經是她很熟悉的地方,每個禮拜她都會從遠處的一個小鎮搭上列車,再轉公車經過這裡,

往她當時心裡認定的家去。

而此刻,她卻覺得這個地方她陌生得像是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非常想告別一切,想消失,想蒸發。

她覺得好累。而紅燈還在繼續。


上次這麼絕望的時候她還記得。

那天蹲在月台上等著列車,看著軌道,

她突然很想跳下去把自己規規矩矩整整齊齊手貼身放好在那裡。

那次正在講電話,她完全沒有多加思考地就把念頭完完整整說出來,

也沒有辦法顧及這個想法是不是帶刺帶勾地傷害了她愛的人,

因為不說出來,她怕自己就真的要跳下去了。


紅燈繼續。

眼淚也繼續。

離她最近的馬路上的一個機車騎士,趁著紅燈還在讀秒的空檔,

把車子匆匆斜放好,匆匆走過來遞了兩包面紙給她,

什麼也沒說,她哭著接下來,連好心人的臉也哭到看不清楚,

後面的太太拍拍她,問她還好嗎,爲什麼這麼傷心,陪她一起過馬路,

想不想說說?不想說哦?沒關係啦。

路人很體貼。

她尷尬苦笑,要怎麼說?

數不清的委屈和永無止盡的惡意對待,連要從哪裡開始說她都已經搞不清楚了。

抬頭一看,雲都是黑的。


進家門前,為了保命她去便利商店買了一隻甜筒,迫不及待的拆開來吃,

花生巧克力脆皮和焦糖香草冰淇淋。

曾經有人告訴她,巧克力和香蕉都是快樂食物,沮喪的時候可以吃。

想死的時候應該也適用吧。

只是這時候吃起來,除了甜膩以外毫無其他滋味。


但她還是告訴自己,甜筒是有用的,

極度渴望不顧一切解決困境的強烈意念會被舒緩,她可以捱過去的。

而颱風,也不會來的。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互相幫助的人們,

你們強大的力量,和可靠的身影,帶給我們勇氣,

讓我們可以健康的長大,

獻給所有正在努力的人們,

謝謝你們,

雖然經歷了很多很多,

希望以後什麼事都能全力以赴。

 



日本石卷小學有108名學生,卻因為海嘯巨災失去了77位。

其他存留下來的孩子在沒多久之後舉辦的畢業典禮上,

說出了上面的那段話。

也是我最近看到最感動的一段話。

但願他們在長大的路上都不要失了這份勇敢,

希望我們這些應該要長大卻還沒長完整的,

除了勇敢,

也有他們這般打不倒的正向。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4212.JPG

 

 

我,是一隻無頭蒼蠅了。

正確來說,早在我發現自己變成一隻無頭蒼蠅之前,

 就已經嗡嗡嗡,嗡嗡嗡,飛到西飛到東。

所以我不僅是一隻無頭蒼蠅,而且還是後知後覺的那種。

  

其他的同類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我不清楚,

但這種因為沒有方向所以什麼都是方向的日子,

對我來說,實在太過陌生,

不管怎麼想也想不出結論和答案的困境實在太過累人,

『這一生只願只要平凡快樂,誰說這樣不偉大呢。』

五月天在耳機裡每天唱給我聽。

好的,我同意。

 

無頭蒼蠅雖然活得很茫然,但至少還可以飛。

 是吧!?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9 Thu 2010 02:27
  • 漂浮

 

闔上眼  捏住呼吸

往後重重一仰  拋物線

出半個圓 一個自己 無數個當下

一起紛飛 四散

還來不及捕捉火花一點點的尾巴 就燒疼了眉宇

還來不及延長月亮一點點的彎度 就下沉至黑暗的海底

掙扎抵抗慌亂攻擊

海洋深不見底 也沒有魚

直到 每一根神經都放棄

這才開始浮起 像個屍體般地漂浮

惡水層層密密  

每一個細胞都灌飽了黑暗的海洋的黑暗的分子

搖晃 搖晃 

無法控制方向 從哪裡來往哪裡去

海洋深不見底

也沒有

  

什麼都漂過去了 自己也漂過去了

留下青春盪漾 

尋找 

終點和遠方 於另一片汪洋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3 Fri 2010 01:10
  • 下落

說真的,再這樣下去事情很難進展到哪裡。

你。/哦,是的

我當然是指你。

我和你。

葉子墜落/鍵盤滴答/街道哮鳴

光陰的下落消磨了一夜的寂寞/而下一夜呢?

而下一頁繼續墜落。

途中/迂迂迴迴的謊言是沿途伸手不可及的幻覺

也是一種心情。如同

又近又遠的距離/高調囂張的透明

直到落下。

輕輕地著地,高舉雙手,挺起胸膛/宇宙無聲

鼓掌。

那些靜止的步伐/天空劃開界線,分邊

我們的下落,終將落下於彼此不在的角落。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歡這首耐人尋味的歌,正在學怎麼唱,

爵士雖然有點難,但總讓人除了唱歌還想跳舞。

 

【超級瑪麗】

詞 藍小邪 曲 梁永泰(Terrytyelee)、王知音

編曲 盧家宏  製作人 王治平

 有隻叫瑪麗瑪麗瑪麗的螞蟻 愛上馬路對面的查理
可惜查理查理查理是隻貓 天天在想河裡的魚

只是一條馬路的距離 可憐瑪麗走不過去
眺望著查理 縮在誰懷裡吃魚

馬路上 每一輛車 各奔東西 每一個人 匆匆走到哪裡
有沒有目的地 要不要目的 就像螞蟻瑪麗

有天瑪麗瑪麗瑪麗有點急 看見查理又搬來新鄰居
名叫茉莉茉莉茉莉多好聽 都讓查理忘了吃魚

原來一條馬路的距離 有時真的走不過去
可一旦走過去 查理還美不美麗

馬路上的 日升又日落 人來又人往 瑪麗抬起頭 (才發現到處都是風景)

日升又日落 人來又人往 瑪麗偶爾抬起頭
才發現用心欣賞 到處都能看到 好風景

Hey 瑪麗 oh 瑪麗 瑪麗 oh~ Hey 瑪麗 oh 瑪麗 瑪麗 oh

原來一條馬路的距離 有時候真的走不過去
可一旦走過去 眼中的查理還美不美麗

瑪麗瑪麗瑪麗很開心 沿著馬路繼續走下去
遇上哈利安迪波比都有趣 也讓自己變得很有趣

其實一條馬路的距離 有時真的不用過去
再美的風景看在眼裡 也可以好好放進心裡

日升又日落 人來又人往 瑪麗偶爾抬起頭看看自己
在別人的眼裡自己 自己也許也是風景

其實一條馬路的距離 有時真的不用過去
再美的風景 總會離開眼睛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8 Thu 2010 02:55
  • 可惜

帶著酒意醺紅的臉頰,你看不見,我覺得可惜。

我的傻笑和那些盤算著用什麼角度側臉可以突然吻你的詭計無法執行,也是一種可惜。

而在這所有一切之外最可惜的是,

無聲的風和那些沙沙的落葉,細碎的交談與片段的沉默都無法傳遞的內在的心情,

我們將錯過的未知和一切令人興奮之遐思,

可惜了青春和它旗下的正好,可惜了無以名狀之瘋狂,

可惜這終將走向默默沉寂。

可惜。

布蘭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